细读张爱玲《第一炉香》:上海还是香港?

详细内容:

欢迎收听细读经典系列。今天是张爱玲《第一炉香》的第六讲,也是最后一讲。

上一讲我们说到,葛薇龙被梁太太塞给司徒协,眼看就要彻底丧失自我,沦为梁太太的傀儡了。这使得葛薇龙重新考虑起周边有可能让她脱离困境的男性人选,这个人就是乔琪乔。在葛薇龙看来,虽然乔琪乔没有钱,但是好在出身不错,如果顺利的话,他们俩彼此相爱,共同奋斗,应该也能成就一段佳话。

但是乔琪乔的反应并不如葛薇龙所愿,他根本就不给薇龙做妻子的机会,他只是要一时的开心,一段露水情缘。乔琪乔有着这一类花花公子的共性,一种光明磊落的无耻,他一面开诚布公地说,自己无法承诺薇龙婚姻,甚至无法承诺爱,另一方面又与薇龙约定,如果晚上有月亮,就去薇龙房间找她。

当晚果然有月亮。作者没有直接描写二人幽会的情状,因为当我们知道当晚有月亮的时候,这段潦草的露水姻缘已经结束了。乔琪乔是趁着月光来,又趁着月光走,又在月光下被丫头睨儿逮到,两人一起进了睨儿的房间。其实薇龙也并不明白,事情是如何一步步的失控,如何从谈婚论嫁,变成了没有任何保障的情人幽会。一切都在疯狂而自然地发生着。

乔琪乔离开后,薇龙侧身躺在床上。这里从葛薇龙的角度,有一段非常精彩的性心理描写。小说里是这么写的:

黑漆漆的,并没有点灯。她睡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可是身子仿佛坐在高速度的汽车上,夏天的风鼓蓬蓬的在脸颊上拍动。可是那不是风,那是乔琪的吻。薇龙这样躺着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辰,忽然坐起身来,趿上了拖鞋,披上了晨衣,走到小阳台上来。虽然月亮已经落下去了,她的人已经在月光里浸了个透,淹得遍体通明。

阳台上的月亮把薇龙淹得遍体通明,她便觉得这是爱的力量。爱让她满足而通透,爱让她愿意相信乔琪乔的鬼话。薇龙这里清醒地意识到一个真相,就是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固执的爱着乔琪乔,当然因为乔琪乔有一定的吸引力,但是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乔琪乔不爱她。根据过往的经验,乔琪乔这个花花公子发现了一个征服女人的秘诀,对女人说许多温柔的话,但始终不说爱,不说承诺。这是张爱玲对女性恋爱心理的一种残酷而透彻的剖析,爱是一种毫无理性的感情。但她更残酷,也更切中要害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已经无比接近真相的女性,在意识到了真相的可怕之后,却依然栽倒在恋爱的荒诞的悖论之中。所以,薇龙是一个自觉自愿的爱的受害者。小说接着这样写道:

现在她明白了,乔琪是爱她的。当然,他的爱和她的爱有不同的方式——当然,他爱她不过是方才那一刹那。——可是她自处这么卑下,她很容易地就满足了。今天晚上乔琪是爱她的。这一点愉快的回忆是她的,谁也不能够抢掉它。梁太太,司徒协,其他一群虎视眈眈的人,随他们爱怎样就怎样吧,她有一种新的安全,新的力量,新的自由。

(责任编辑:捕鱼游戏平台)

本文地址:/guozu/20200503/3283.html

上一篇:恶行累累的罪犯赵志红被执行死刑 1996年9月至2005年7月间,其在内蒙古呼和浩特、乌兰察布等地,连续实施故意杀人、强 下一篇:台军舰队爆发新冠疫情 这个 友邦 可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