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不只有足球和探戈,还有一帮 疯作家

阿根廷不只有足球和探戈,还有一帮 疯作家

近几年,拉美 文学爆炸 的作品也在中国掀起了阅读热潮,那些充满幻想、绕着螺旋的时间线飞奔的小说,让人感受到一股奇特的魅力。但在这些色彩绚烂的作品里,有一个地区的文学作品要比其他地方更加古怪,那就是阿根廷。此为书评周刊阿根廷文学专题第一篇。

在20世纪,阿根廷和他周边的拉美国家一样,经历过独裁统治,经济崩溃,整个国家都在遭受贫困、民族独立、工人福利待遇等多种问题的撕扯。然而在阿根廷,人们的精神似乎并不愿意陷入到这种困境里。乌拉圭作家爱德华多·加莱亚诺曾经描述过拉美各国在20世纪的状况—— 在哈瓦那:万物皆可起舞 , 在墨西哥:给总统最低工资,让他了解人们的感受 , 在里约热内卢:人要是害怕活着,就不会出生 ,而阿根廷则变成了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我好我,所以把饣吃了 。

谈及阿根廷作家,基本都是如下这种德性:自幼嗜书写作,通两三种语言,成天厮混于书店或图书馆,对宇宙、时间、数学这些话题有着莫名其妙的浓厚兴趣,写起小说来天马行空。

尽管那里也有一批立足现实的写作者,如爱德华多·萨切里,马丁·卡帕罗斯等等,可在文学成就上,他们无法与博尔赫斯、科塔萨尔、塞萨尔·艾拉等人相提并论。后者们其实也有强硬的政治立场,但那似乎只能充当发表在报纸上的小匕首,在写小说时,他们从不让这些现实因素浸染故事的氛围。阅读其他国家的文学作品时,了解背后的历史场景是必要的,但面对阿根廷文学时,即便对高乔史诗和庇隆主义一无所知,也不会对理解一部作品产生什么影响。

这些让阿根廷文学具备了某种奇特的辨识度。它们总能以最飘逸的方式唤醒读者的想象力,热情华丽的文化氛围以及它在20世纪孕育出的幻想浪潮,在用另一种方式告诉人们,没有任何东西能压抑人的灵魂。

9月14日《新京报·书评周刊》B01版~B12版

撰文 | 黄韵颐

十九世纪先声

怪谈、志异、伪科幻

布宜诺斯艾利斯永远不缺奇闻轶事。从博尔赫斯到科塔萨尔,再到几代后的塞萨尔·艾拉,阿根廷文学似乎总笼罩在一种奇异的幻想氛围中。阿根廷小说家、散文家埃内斯托·萨瓦托曾借笔下人物之口感叹,阿根廷幻想文学的质量和重要性令人颇为惊奇。胡里奥·科塔萨尔则摊手表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拉普拉塔河流域如此盛产幻想文学作者。当代阿根廷作家安娜·玛利亚·舒阿更直接声称: 很大程度上,阿根廷文学就是幻想文学。

舒阿的断言或显夸张,毕竟纵观二十世纪捕鱼游戏平台阿根廷文学史,幻想文学的确也只是文学传统中的一支。与之相对,另一支更为 现实主义 的潮流一直存在,强调关注现实、批判社会、反思历史。罗贝托·阿尔特、埃内斯托·萨瓦托、曼努埃尔·普伊格、里卡多·皮格利亚等诸多同样声名在外的阿根廷作家,较之幻想文学的脉络,他们更贴近这一侧。其中一些作家甚至明确反对文学创作过分沉浸于幻想的倾向,认为它等同于逃避现实,甚至有不道德之虞。

(责任编辑:捕鱼游戏平台)

本文地址:/shequ/20200509/3824.html

上一篇:二三四五:大股东浙富控股棋牌游戏平台拟择机出售公司股票 下一篇:海澜之家剥离女装品牌爱居兔 净利连续3年个位数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