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医院重症科徐亮:坚持握手鼓励患者 隔离病房不隔离爱

1月31日临近中午,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武汉市武昌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兼外科第一党支部书记徐亮全程几乎都在喘着粗气。

电话那头,他的疲惫显而易见。

由于身处医院的ICU,面对的是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危重症患者,45岁的徐亮一定要坚持,一定要相信医生。

徐亮把名字写在防护服上

怪病 来了

45岁的徐亮是武昌医院重症医学科的中流砥柱。

从事临床工作近20年,他多次在海外及国内省部属医院进修重症医学专业。工作以来,发表包括SCI在内专业论文近20篇,参编专著7部,主持完成课题5项。

世界呼吸照护联盟国际执委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呼吸康复专委会委员、武汉市医师协会重症医学科医师分会副主任委员等多重身份,让徐亮总会受邀参与到往年年末各专业学会的年终总结会。

徐亮注意到,2019年12月末,参会的医学界人士在一起聊天时,都会提到近期他们见到的一种 怪怪的病 。据他回忆,当有医院收治到这种 怪病 之后,他也收到一些兄弟医院发给他看的病例情况,大家一开始都觉得是病毒性肺炎。

然而,这种病例在经过呼吸道九联检筛查后,得到的都是阴性结果。此时,医学界开始警觉,他们所面对的是一种以前没有见过的疾病。最终,它被确定为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 ,并且能够人传人。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扩散,1月23日起,武汉市7家公立医院成为发热门诊的定点医院,其中就包括武昌医院。在成为定点医院当天,该院ICU的16个床位就住满了此次新冠肺炎的患者,至今仍无空位。

徐亮

脱防护服危险重重

从收治第一个新冠肺炎病例开始,武昌医院ICU病房启动标准的二级至三级防护措施,医务人员每天都需要花5分钟时间穿上厚重的防护服后,再进入隔离病房中。

徐亮每天早晨8点左右进入隔离病房,直到晚上八九点钟下班。期间,仅有很短暂的30-40分钟供他吃捕鱼游戏平台饭和去洗手间。

相比5分钟穿防护服,脱防护服是才是一件更加危险的环节。

我们脱防护服都得非常小心。 徐亮告诉澎湃新闻,脱防护服是最危险的时候,因为脱的时候是从隔离病房到干净的区域,医护人员一般10分钟左右才能把防护服脱好。

此外,防护服是非常严密的,不透水,也不透气,徐亮身上的衣服干了湿、湿了干。由于前期防护服等物资有限,为了节省穿脱防护服的次数,他在工作时也不能喝水,导致出现脱水状态。每到休息时,他都会不停大喘气,但ICU中都是危重病人,时间也不允许他过多在隔离病房外停留。

(责任编辑:捕鱼游戏平台)

本文地址:/zhongchao/20200501/3038.html

上一篇:表演艺术家杜雨露病逝 合作20余年导演苏舟追忆: 他的为人和艺德艺术无不影响着我 下一篇:湖南一法院重启破产酒捕鱼游戏平台店营业:接收湖北疫区旅客